月儿轻轻照我心
   一湘烟火,不见,转瞬暗,终破灭。
   半轮明月,清泯,乌云闲,闪光绝。
   三千繁华,何处,我心内,静如水?
   雨落河源,轻点,涟漪起,命起兮。
   默叹,曾几何时,我也有月照窗棂。

 月儿轻轻照我心
   一湘烟火,不见,转瞬暗,终破灭。
   半轮明月,清泯,乌云闲,闪光绝。
   三千繁华,何处,我心内,静如水?
   雨落河源,轻点,涟漪起,命起兮。
   默叹,曾几何时,我也有月照窗棂。
   月色中,二胡声响起来了,忧伤的曲调在空气中弥漫,在秋风中飘动。氤氲的水汽,可是我眼角的泪滴幻化而成?性灵的水汽,拂过二泉边冰冷的石级,顺着泉水的方向流去,再不见踪迹。我依旧,老师,你是否还在?
   凄美的月光中,我依稀见到一位脸色凝重的盲人,在他黑色的墨镜下,我依稀能看见他殷切的眼神,就这样,他教了我数年。
   我与他初识是在这二泉边,那时的我便是一副年少轻狂的模样。戴上一副墨镜,在二泉边拉着不成曲调的《二泉映月》,尔或有行人头来赞许羡慕的眼神,亦或者赞扬几句“拉的真好”,我便会露出得意的笑容,我知道,他们并不懂二胡,不然也不至于听不出我根本不会拉。直到......
   我不知何时,身旁的石级上又坐了个人。他不说话,只是也戴着一副墨镜,我向他投去不屑的眼神,继续拉起我的二胡,一曲毕,我似乎在等候他的赞许,而他只是一声不吭,微微地叹了口气,从我手中接过二胡,拉了起来。待我反应过来,已有悠扬的曲调响在耳畔,我能辨别的!《二泉映月》。很奇怪,我依稀能从他拉出的曲调里,听出浅浅的哀伤,心头有种说不出的伤感。亦或者,是触动了心中某个角落的某种情感,或是忆及了某年某月在我身旁走过的某个人。一种抑郁在二泉的月光中弥漫,带着丝丝伤感,只是找不到方向的牵绊,仿佛是有人在深情地呼唤。
   曲停了,我深感羞愧,就我这样的水平,也配在这儿买弄吗?他许久才开口:“我教你吧。”很好听的声音,如同那二胡声一般。“我教你吧”这声音一直在我耳畔回响着,挥之不去。
   后来,不知从何时起,他不来了。也并非感伤,只是心头的某个角落,依稀有种很难受的情愫。“我教你吧”......再没有见了,我的老师,我还有许多不会的你都尚未教呢。
   花似伊,柳似伊,叶叶声声是别离,雨急人更急。
   湘江西,楚河西,万水千山远路迷,相逢终有期。
   默叹,二泉的月儿,曾几何时,也轻轻地照进我的心头,伴着那好听的声音,“我教你吧”......挥之不去。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