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些阴了,雨要来了。
  天有些阴了,雨要来了。
  极力地抬头,触目便是灰色的天空。我钟爱这颜色,就像水湿过的白石灰墙,带着点迷蒙的蓝。
  这雨有些不合时宜。我想起今天下午的课有些担忧。雨却越下越大,爸爸还没有回来,又是和朋友吃饭,免不了醉,我怎么去上学?
  妈妈从屋里拿出雨披来,说是要送我。我鼻头一酸,心里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深深地陷了下去。我有多久没有在她的电动车上做过了?又有多久不曾用手环着她的腰,耳朵贴着她的背,试图听到她的心跳。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我便是这么坐在她的电动车后座上,靠着她的背,那时树木被拖成一掠眼的绿烟。
  我又想起,曾经也有这样一个雨天,我缩在雨披下,看车后轮转动激起的白色水花。视野里有红色的阳光,一如火焰般温暖。雨点砸在雨披上,无力地流转着。雨后,阳光如箭矢般纷纷落下,从天穹上,却不闻其声。
  我还记得,在老家时的那个冬天。雪天地滑,她亦小心骑着。无奈地太滑,她的手又冻得僵硬,险些滑倒。我深吸了一口气,寒冷的风闯了进来,深入胸膛,逼得眼泪无处可走,簌簌落下。我抱紧她,像往常一样,贴近她的背,轻声说:“没事,我没事妈妈。”那时,我无端的升起一种相依为命的孤独。
  是时候走了,我拿好东西,稳稳地坐在她的车后座上,想孩提一样,抱紧书包,躲进她的雨披下。在路上,雨打在路面上,溅落的却是泪花。风与我擦肩而过,织斜了雨,织斜了梦。
  那一瞬,我读懂了什么事珍重,什么是爱。时光飞逝,我们总会失去,失去的同时,要学会珍重彼此,珍重那些爱你并且你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