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那一页页书香浓郁的书本,便有一种深深的满足感。
      翻开那一页页书香浓郁的书本,便有一种深深的满足感。
      打开那本语文古诗书,呵!“鹅,鹅,鹅”便踏入眼帘。再翻到“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这句似乎也在一点点帮我拾起过去那古诗梦。
      从小便立志要做一个文人墨客,像刘禹锡那样“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才是极好的。可话又说回来了,固然喜欢这些诗,可没有来自热爱语文的动力,是断不会让我这个爱偷懒的人懂得这么多的。
      从“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李清照身上我学到不甘命运的勇气;从“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中我学到与众不同的见解。
      我欣赏李煜,我想我是了解他的。读完他的诗词,一丝悲凉悄然涌上心头。“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倒也让我惆怅不已。
      其实,“日出风光静,远山清无云”这样的生活又何尝不好?“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风光也是我所向往的。
      有时却也在想象“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中的罗敷究竟长什么样,这位古代美丽的采桑女,不畏强权,柔中带刚地说;“使君一何愚。”像这样有智慧的女子,怎能不叫我佩服?单是一句“座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便叫我看到了她的幸福与满足,她也充分表达了良家妇女对理想丈夫的向往与追求。
     “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倒也让我颇有一番感慨。不慕荣华富贵只愿还乡陪爹娘的女儿,真是孝顺的典范。
      那延绵几千年的诗词文让我了解到那么多,而又是那本意义非凡的语文书打开了我对古老的诗词文的向往与追求。语文,我的诗词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