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著名心理学家诺曼文森特皮尔博士就提出人们每天感觉心情愉快的时间已经大大的缩短了从以往的每天平均三分之一的时间退减到了每天只有五分之一的时间。这是泛指世界一些发达国家的人群。


    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著名心理学家诺曼文森特皮尔博士就提出人们每天感觉心情愉快的时间已经大大的缩短了从以往的每天平均三分之一的时间退减到了每天只有五分之一的时间。这是泛指世界一些发达国家的人群。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许多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人们每天感觉心情愉快的时间却更少了平均还不到每天的九分之一。越来越缺少愉快已经成了全人类的一个通病。2000年初一个国际研究调查组织对25个经济发达国家进行的一项“你是否每天都很愉快”的抽样调查表明60以上的人已经做不到每天都有愉快的感觉了。其中20的人明确表示“我每天都不愉快。”甚至有人强调说:“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愉快。我就是不愉快”是的愉快的感觉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仔细想想在简单生活的年代我们曾经每天都有愉快的体验我们大声的欢笑在街上吹起口哨哼起歌。现在这些出自自然、发自内心的快乐真是太少了。甚至许多人几天也找不到一件令自己高兴的事情。于是也就出现了“找乐”的现象。既然自然的愉快没有了人们就花钱去找一些乐子来代替。“找乐”已经成为许多现代人不得已的一项内容。不愉快的人多种多样各有各的内在因素。从大面上看似乎是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感觉到愉快、或知足的事情但深入下去就会发现其中有许多的问题。主要是人们在情感上无法放松想得到的东西太多。这就破坏了人们内在的自然成分打破了人们的许多规律。每个人心中的压抑感都大大地增强了。人们追求的目标被经济社会的浪潮一再地拔高:没有房子想房子有了房子的还想要大房子有了大房子发现还有更大的房子有了更大的房子发现还有更好的房子。没有私人汽车想私人汽车有了私人汽车发现还有那么多比自己的私车更好的私车。这一切都深深地压在人们的心里使人比以往更加贪婪更加不满足而心情反而变得很糟很坏十分的脆弱。向四周看和别人比较已经成为了经济社会中人们生活的一种习惯方式越来越无法摆脱。你一个月挣3000元我就要想法挣到5000元不然心理就不平衡。人们都在如此地拼命都在为一个“外物”而活着。在这种情况下人的生活中老是没有“完美”。你已经很有钱了可总还有比你更有钱的。你已经生活得很不错了可比你生活好的人又有的是。于是你还是愉快不起来。失败者会感到悲观成功者也会感到悲观。因为这样比来比去成功者也就沦为了失败者人家失败了还有几百万元。你是成功者也不过几十万元。这样一比你反而觉得耻辱、不如人根本高兴不起来。天长日久这就成了一种心理上的问题。经济社会的残酷性大概不是贫富差距。贫富的差距会永远存在而且还会越拉越大。问题是人们在比什么。如果是比钱比谁富有那么人人都不会有好日子过。因为比来比去你总不会是第一这就会使你痛苦使你无端地遭受莫名其妙的打击。这打击是来自你的内心。因此目前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国家人们已经开始了比欢乐、比长寿、比轻松、比谁活得更自在以找回人生的一些基本要素以便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这是一种内心的调整也是一种根本有效的调整。